wonderland

你好

【太芥】死亡

★2017/7/18,關鍵詞:蛇★

★壓線小能手★
★因為太趕所以也不太知道最後在寫甚麼了ORZ草草結尾★
★文筆渣,請注意★








太宰買了一條蛇回來,他捧着那個裝蛇的盒子,動作有些愛戀的意味。

芥川對此並不驚訝,他記得太宰在沒多久前還買過一條錦鯉回來,白色的背上是鮮紅色的花紋,好像誰印下的吻。錦鯉差不多值太宰幾篇文章的稿費,但當他拿來水缸,打算放進去養着時,太宰卻說是買來吃的,出人意料的話,太宰從來都是出人意料,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於是也不值得驚訝了。

他想,把這樣美麗的錦鯉吃掉真是罪惡,卻還是按住它,用刀在它柔軟的腹部上劃開一個口子。錦鯉的眼睛比其他魚,甚至是人都要有神,那眼睛將像水般的悲傷呈了出來,哀求着,太美麗了,讓芥川不想要拍暈它,於是撲騰間,一滴血濺到芥川臉上。

他隨手擦了,然後把內臟全掏出來,錦鯉已經在痛苦之中死掉,連同靈魂都和內臟一齊被掏走。

他加了點䓤和薑來去腥後就拿去清蒸,味道不算好,太宰嫌棄了好一番芥川的廚藝。但芥川沒像平日一樣失望,因為他知道這條美麗的,不好吃的錦鯉不會在太宰的回憶裏留下任何痕跡。

毫無疑問,芥川愛着太宰,他愛他那悲劇的生命偽裝的情感和被憂鬱靈魂的淚水浸泡到永遠的文字,就如同愛着一根能讓他脫離人世的純白蛛絲般瘋狂地愛着。他不會容得美麗的錦鯉在太宰的生活和回憶中游動,所以才把錦鯉做得難吃,這是最低劣的手段,幸好太宰並沒有發現。

現在,芥川問,是不是也像上次的錦鯉一樣煮了來吃,太宰卻說,這條蛇要養着。說時一直温柔地看着那條花紋鮮豔的蛇,明明蛇是那麼醜惡。

芥川覺得自己的心也被蛇纏住了,或者,是其他甚麼東西?




芥川越來越不安了,其實那不安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但自從養了蛇後,便更是變本加厲起來。它不斷地叫囂着,順着血液流到芥川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讓人想被黑夜擁抱。

於芥川而言,蛇一向都是不祥的象徵,儘管蛇在某些民族中被譽為創世神,但在他的印象中,那就只是會引誘亞當夏娃墜落的魔鬼,以及害死和子父母的罪人。

他討厭着蛇,他有多愛太宰就有多討厭蛇,他恨不得把那條蛇殺了。但太宰卻很喜歡那條蛇,所以他沒敢這麼做,他只是以最大怨毒的目光看着蛇,而蛇吐着和花紋一樣豔色的信子,隔着盒子陰冷地看着他。

太宰有時候會把蛇從盒子裏拿出來,蛇纏在他的手上,像是不知哪個神話的壁畫。他臉上的神情不似平日般輕佻,或者玩蛇的孩童那樣高興,而是誠懇。芥川曾經在一位祈禱間的基督徒臉上看過這種神情,於是他越發不安,也越發討厭蛇。

芥川之前不會發夢,現在卻會發一些和蛇有關的夢。

他夢到了黑色的蛇,褐色的蛇,紅色的蛇,綠色的蛇,金色的蛇,有花紋的蛇,沒花紋的蛇,很多很多的蛇。因為夢到的次數太多,他甚至閉上眼睛都能立刻描繪出蛇的模樣來。但他最記得的,是只有白色的蛇的夢。

芥川還算會畫畫,所以他把那個夢畫了出來,一堆白色的蛇交纏在一起,分不清頭和尾,只是能見到幽紅的眼睛在閃着光。當他觸碰到畫上的白蛇時,好像真的摸到蛇的鱗片,冰涼的,滑膩的。

他想到他和太宰做愛時的姿態。

他們都是偏寒的體質,所以在抓住彼此時沒有一絲温度,也是冰涼的,滑膩的。他們試過不關燈做愛,於是能看到白花花的肉體像蛇一樣交纏着,放浪得令人害羞。高潮時,又會看到蛇的花紋,是眩目的鮮豔。

後來,芥川那副白色的蛇的畫被太宰見到了,太宰親吻着畫中的白蛇,第一次誇了芥川,說他畫得真棒,淺笑又盛滿温柔的眼眸正對着他。

芥川把畫扔了,太宰甚麼也沒說。




一天夜晚,太宰去了酒吧找女人殉情,只留下芥川在家。他沒有不高興,因為太宰畏惧着人,他注定不會愛上人,這真是既悲哀而又值得慶幸。

與女人相較而言,還是蛇更討厭。

芥川寫完了文稿,從房間裏出來後,就見到那條蛇在客廳的飯桌下爬着,如繞着太宰的手臂一樣繞着飯桌的桌腳,也不知道是被太宰臨走前放出來,還是自己爬出來。

芥川想把蛇放回到盒子裏去,但手剛碰到蛇就被狠狠地咬住。比蛇的信子還要鮮紅的血流了出來,滴落在地上,發出「滴答」的聲音,有些像下雨的聲音。

他反射性地就想將蛇甩走,卻甩不走,反而把皮肉扯裂了,流的血更多。芥川痛得幾乎要昏倒,他不住地看向自己的傷口,然後,蛇的眼睛似乎變成了幽紅色,白色的鱗片在閃閃發光,冰涼的,滑膩的。

太宰治和蛇,夢和蛇,畫和蛇,白色的蛇。

芥川龍之介討厭着蛇,他有多愛太宰就有多討厭蛇。

他討厭蛇。

芥川的左手握成拳,瘋了一樣一遍又一遍地捶向蛇,把蛇捶成了幾段,蛇的身軀從桌腳掉落下來,斷裂位置的筋和皮還連着,抽搐着,流出一大片鮮紅的血,逐漸流到他腳下,他的手也是沾滿鮮血。有些血染在蛇白色的鱗片上,像那條錦鯉。

您一定是在為錦鯉報仇吧?所以才會纏着先生,進行您那可憐的復仇。

但是在下愛着先生,在下生存的意義就是先生,在下不會讓您纏着先生。即使會成為更加罪孽深重的罪人,至少先生的蛛絲還在懸掛着,在下還能抓着,所以請死去吧,請死去吧!和錦鯉一起死去!就把死亡留給您自已吧!

芥川想着,好像甚至以嘶啞的聲音喊了出來。他手上的傷口不再疼痛,都被捶打蛇的快感掩蓋着。如果蛇死了的話,太宰就不會再鐘愛於蛇,不會再愛戀地,温柔地,誠懇地對待着蛇。

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

最終,蛇已經成了一團血糊,只有頭還因為生前的仇恨而牢牢地咬着芥川的手,芥川把蛇頭隨手扔了,血肉和靈魂都扔了,清理幹淨後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

芥川期待着太宰的反應,他的心情還是瘋狂地興奮,蛇終於死了。

而太宰甚麼也沒說。




第二天,太宰買了一條蛇回來,是青色的。

芥川死勁地握住他昨天把蛇捶死的拳頭,還能感受到血和鱗片的觸感。

他知道,死的不是蛇,而是他的愛情。

他的愛情死掉了。

他的蛛絲也斷掉了。

他只是問,這條蛇是要養着嗎?












评论(1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