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太芥】萵苣公主

★2017/7/22,關鍵詞:呼喚名字★

★壓線小能手★
★童話向★
★性轉,ooc嚴重★
★文筆渣,請注意★








我想和你說一個故事,儘管我並不知道這位「你」是誰,甚至連有沒有這位「你」也不知道。我生活在世界之外,過路的人看不見我寂寞的身影,也聽不見我長年沉默而暗啞的聲音。

但對着太陽也好月亮也好,即使是自言自語也好,總之想趁自己還沒忘記的時候把這個故事說出來。

我實在是太喜歡這個故事,以及這個故事裏的兩個女孩了,她們都美好得不可思議,是精靈一樣的人,相信你也會喜歡的。

那麼,我要開始說了,請聽着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國王和皇后生下了一個褐髮的女兒。他們很寵愛這個女兒,就連取名也是經過很大的一番斟酌,最後才選了「治子」來作為女兒的名字。他們希望治子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是明媚的晴天,而容顏則如同春之女神般温柔美麗,身上也能帶有櫻花那令人沉醉的氣息。

他們把治子養在最華美的宮殿裏,食的是最精緻的佳餚,喝的是最甘甜的碧露,讓她成了比金絲雀還要幸福的存在。

治子也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確實是長成了一個很美麗的女孩。她褐色的長髮是沉香被陽光浸泡後,由織娘葱白的手織成的布匹;她曼妙的身軀是灑了月光的泉水凝成的冰雕,連同初雪那帶着愛戀氛圍的冰晶也一同凝結了進去;她深邃的眼底是一片夜空,偶爾會出現幾點星光,就成了星海。

治子真的是一個很美麗,很美麗的女孩,哪怕是審美觀再怪異的人都會覺得她很美麗。

但美麗的治子卻在十五歲時被壞巫婆抓去了一座高塔裏,因為國王曾經下令要獵殺女巫,壞巫婆的姐姐不小心被抓住殺了,於是她現在要來報仇。

那高塔是建在森林,被高大的樹木完全遮蓋住,沒有人能發現得了,壞巫婆也沒再出現,她在塔裏施了魔法,食物、水和生活用品會在用盡時自動被新的替換,可憐又美麗的治子只能過上一個人居住的孤單生活。


但她其實在心底裏有些微不可見的開心,因為她並不是那麼喜歡以前的生活,甚至可以說是厭惡了。她不僅要偽裝成樂天派來想方設法地討好別人,而且還不能辜負父母的期待,即使是不小心在手臂上划了一道小小的口子,看着僕人們忙前忙後,連父母都急忙趕過來的樣子,好像會讓他們擔憂失望了,於是負罪感便扎痛她柔軟的心臟。以前的生活實在是太難過了,一點也不幸福。

當然,現在有着這樣想法的治子也會覺得負罪感扎痛了她的心。她怎麼能這樣想呢?那可是人們的愛啊,竟然不被愛着才會開心,真是太不該了。

治子為此而在高塔裏一個人苦惱着,不過她在苦惱的時候也是笑着的,是很美麗,很美麗的笑容。她習慣了無時無刻都微笑着,眉眼的笑意是水裏加了滴墨,不可逆的,而唇角拉開弧度時稍微凹陷的地方是岩壁上的溝壑,永遠地刻在了那裏。





在治子二十二歲的那年,有人闖進了森林裏,而且還誤打誤撞地來到高塔之下。那真是十分的不可思議,簡直就像童話故事一樣。說起來,治子是一位美麗的公主呢,如果再有一位王子的話就真的是童話故事了。

不過來的人並不是王子,她叫龍,雖然有着很男子氣的名字,但她只是附近村莊裏的一個小姑娘,要來森林裏採摘草莓和蘑菇,結果一不小心就迷路了,走着走着便闖進森林的深處。

她見到了高塔,還有托着頭正對着天空發呆的治子。

「請問......您知道怎麼走出這個森林嗎?」龍對高塔上的人喊道,她見到那人的褐髮在陽光下像鋪了一層薄紗,不知怎地就想起幾天前在村莊的教堂裏戴着白色頭紗的新娘。

她們之間隔得很遠,但她覺得那褐髮的人很美,倒不如說那人的美是一種甘甜的氣息,會若有若無地在空氣中散發着。龍有些想看她戴上頭紗的樣子,不過不是白色的頭紗,而是金色的,大概會更美吧。

「啊。」治子輕輕地「啊」了一聲,因為太久沒見過人,所以有些愣住了。

是個女孩子啊......她想,然後也對着龍喊道:「我不知道。」

龍說了聲謝謝,鞠䩑後看了她最後一眼,便要走,但治子卻在這時叫住了她。

「你不想知道我是誰,而且為甚麼在這裏嗎?我可是一位公主哦。」治子喊道。

龍點了點頭,其實她也不是那麼想走,因為高塔上的人太美了。而且,這麼美的人要是公主的話,就太浪漫,太夢幻了,像到了夢裏的國度一樣。

治子撇下一句「等我一下」,便不知道在塔裏搗鼓些甚麼。過了一會,她把一隻紙飛機拋向龍,過路的風見到,它也喜歡着美麗的治子,於是就載着紙飛機,讓紙飛機剛好落在龍的面前。

紙飛機是一張信紙折成,裏面是密密麻麻的字,寫了治子以前的生活,寫了她被壞巫婆抓走了,也寫了她現在的生活。

在信紙的末尾,治子問,你明天還能再過來嗎?

龍答應了,而且也把自己的名告訴了治子。

於是治子誇張地揮着手,大喊,明天見了,龍。




龍很晚才走出森林,回到了家,但她第二天一大早就又去了森林裏。

「哎呀,你來了。」治子喊道,她和昨日一樣美麗,甚至更美麗了。

她不太喜歡這種大喊的說話方式,會讓嗓子疼,所以她在昨天夜裏就想到一個方法,那就是讓龍抓住她的頭髮,爬上來。

她的頭髮很長,自出生起就沒剪過,因為父母認為長髮的女人很美麗。而她來到高塔後也沒剪,太麻煩了,雖然要照料着這頭長髮會更麻煩。

龍摸到那褐色的髮時,覺得手感美好得有些不真實,要讓自己的身子貼到這褐色的髮上,簡直就是下地獄的罪惡了。她儘量讓鞋子踩在塔上,不碰到長髮,但這種攀爬的方式就像是蟾蜍,醜陋到了極點。龍偷偷地抬頭看着治子,見到她依然在看着天空發呆時鬆了一口氣。

等龍上了來後,治子揉了揉腦勺,說:「小笨蛋真是太用力了,快要把我的頭都扯下來了。」

龍低下頭,臉有些紅。她那天回去後就不斷地在樹上練習着,偶爾也會不小心地摔下來,把腿或者膝蓋摔出些紫紅色,但還是練習着如何温柔地爬樹,她不想扯疼了治子。

不過,這其實只是龍臉紅的一半原因,還有另一半是因為治子太美了,笑着時就是一個天使,帶着妖治的天使,氣息也比櫻花,櫻桃之類的還要令人沉醉。

龍甚至要因為這份美而窒息了。

「呃,末端是白色的啊。」治子用手挑起了那抹白色,很驚訝的樣子。

在被治子摸着的時候,好像連頭髮也有了觸感,是癢癢的,會讓人心跳都加速起來,然後甜蜜的,巧克力一樣的心情就會隨着越來越快的心跳流遍了全身,意識也變得像棉花糖般蓬鬆,很美好的感覺。

「是天生的。」這麼說着,治子的手就離開了,龍有些不捨。

但下一刻,治子的手就移到她的頭頂上,於是她的心就跳得更快了。

「很漂亮的頭髮啊。」治子笑着說。




之後,龍每天早上都會來到高塔下,治子小姐,治子小姐地喊着。

治子有時候會應說,等你好久了,龍,有時候會應說,小笨蛋這麼早來都打擾到我睡覺了。不過,唯一不變的是她的笑容,無論如何都是很美麗的笑容。

其實,龍也稍微找到了治子那份美麗下的一點,那麼一點其他的東西。很難形容出來,但要比喻的話,就像是一個沒有食物和水,在斜陽落下的沙漠裏寂寞地走着的老人。他已經快要死了,但皮膚上的皺紋卻是斜陽的橘紅色,所以即使是以醜陋的姿態躺在了沙漠上,也會被沙子,和晚上的星海撫慰着。

龍在書上看見過沙漠,那很美,她想和治子一起去看看,但卻沒有可能,因為治子並不想離開這座高塔。不過在有空時,她們會一起看着星海,可能是因為治子的眼睛裏也有着一片星海,所以治子很喜歡星海。她們會在星海下接吻,接受星海的祝福,偶爾會有幾顆星星從治子的眼睛走到龍的眼睛裏,點亮了龍的眼睛,讓龍也美麗起來。但龍不喜歡這份美麗,這是從治子身上偷回來,是骯髒的美麗。龍只能更用力地吻住了治子。

在分開時,龍覺得自己的唇上遺留了治子那哀傷又寂寞的故事,不過治子只是笑着。

再之後,她們好像戀愛了,儘管一個是公主,而另一個是村姑,沒有了王子。

這就不是童話故事了,所以也不會有幸福的結尾。




壞巫婆是一個很壞,很醜陋的人,但即使是這樣的人,心底裏多少也渴求着美麗,所以她會愛上美麗的治子也是很順理成章的事了。

她知道了龍的存在後很生氣,起初是想殺了龍,可轉念一想,以後或許會有着第二個龍,第三個龍,而且治子也是會生病,會老死,會變得醜陋的人,倒不如就讓治子在這最美麗的年紀死去吧。

於是壞巫婆喬裝成能與天神溝通的使者,向龍所在的那個村莊裏的人說,遠方森林裏有着一座高塔,高塔住着一個美麗的妖怪,她會用美貌誘惑人,然後把人吃掉。

人們想起龍最近一直往森林裏跑,便覺得壞巫婆說得真對,拿起了火把偷偷跟蹤龍,要去把妖怪燒了。

他們見到治子後就更加確定壞巫師說的話是真的了,因為治子太美了,只有妖怪才能那麼美麗。他們趁治子放下長髮時,一把將長髮抓住,再用火把點燃,火焰瞬間就吞沒了褐髮,那紅色有些像斜陽的顏色。

龍覺得自己的心臟也在被燒着,她不停哀求人們不要這麼做,也使勁地咬上了架住她的那個村民的手,但一切都沒有用,到最後,她只能大聲地喊着,治子,治子。

治子看着下面的那場鬧劇,輕輕地嘆了一聲,也沒有甚麼對死的恐懼,畢竟她的生活並不快樂。然後火就燒到她身上,嘆息瞬間變成了悽厲的尖叫,和着龍的哭喊,連天上的島兒都嚇跑了,真像是妖怪的聲音。

人們聽着這聲音,開心地歡呼起來,因為他們讓妖怪現出原型,而且把妖怪殺死了。




好了,故事結束了,我也要走了。

我大概是要去沙漠吧,因為在那裏或許能見到治子小姐的靈魂。

至於龍嗎?她長大後成了一個很美麗,很美麗的人,她經常會念着治子的名字,而且一生都在追殺村民和壞巫婆,畢竟那可是她的初戀啊。






★因為太趕所以忘了說了,治子的日文是はるこ,和晴子,春子,桜子同音★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