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太芥】別想這麼多就讓他去死吧

★2017/7/23,關鍵詞:男友襯衫★
★昨天晚上在厠所開了幾小時的黃子華棟篤笑展,於是這篇文大概是日出時寫的,很迷,真的很迷★
★迷得連標題也不知道怎麼起了★
★我覺得自己就是甜文裏的一股泥石流★
★立志今晚要早點睡★








芥川總覺得他留不住太宰,就好像人留不住要撲向深海的浪。他不懂太宰那股對自殺的熱情,也不想懂,甚至不想救了,要死的想死的就去死吧,偶爾會這麼想。但太宰的身上畢竟還繫了他活着的意義,死神一割一收會把那意義也帶走,於是他只能任勞任怨地去救太宰,比黑心工廠的員工還要悽慘。

繼殺人以外,「救想死的人」也算得上是他做的又一件壞事,這讓他以後會不會下地獄的懸念更減了些,不過他在夢裏夢外到過的地獄其實也足夠多,說到底那並不是個多可怕的地方。人們之所以說它可怕,大多是以訛傳訛,從父輩,朋友,或者哪個連樣子也不知道的人聽回來,然後又隨意地說給了另一個人聽,作為他們那一場無意義對話的開場白。

太宰大抵是知道了地獄的樣子才會去自殺,再不然,就是認定活在地獄會比活在人世幸福所以才去,反正一定不是表面上那和挑晚餐一樣的隨意。芥川好歹是在貧民窟長大,雖然不善交際,一言不合就會對人又咬又吠,但洞察人心這一方面多少是有的,而且還頗具天賦,不至於完全看不透。

當然,他也知道太宰所謂的「能賦予你生存意義」全是瞎說,和他對女性時的奉承話沒甚麼差別。但芥川也不介意,廣告打得好人連油漆都喝得下,這「活着的意義」說着好聽,於是不管真假也就能吊着他這麼一條賤命了。

他前些日子又救了一次太宰,那人在浴缸裏割脉自殺,血濺得跟恐怖片似的。而浴缸裏沒裝水,他這個金貴的主倒是不嫌咯着。

芥川給中也打了個電話,輕描淡寫的一句「太宰先生又自殺了」就足以氣得中也直跳腳,中也這堂堂一個幹部還忙着幹正事哪有那麼多時間管太宰是要放血還是要清蒸。而且這青花魚可是他的仇人,他聽到他自殺了快死了沒開香檳慶祝就算不錯,還要辛辛苦苦地按照首領的命令把他救活也實在是窩囊。他發誓自己以後要是不在港黑幹了第一個就跑去圍觀太宰自殺,而且還得把那畫面用高清攝像頭給錄起來,一直錄到這臭魚抽搐幾下兩腳一蹬死得不能再死為止。

芥川這乖巧的孩子倒沒有中也那麼多戲,他把電話掛了後就去為太宰止血,綳帶剛好用完,想着自己這身衣服是太宰送的,不太舍得撕,於是就到衣柜裏拿了件太宰不常穿的襯衫,給撕成一條條來包紮他手腕上的傷口。

那深紅的血從太宰身體裏流出來,像他幻想的顏色,芥川忍不住多看兩眼。他自己也流過不少血,但都沒太宰的深,他見過天真的孩子的血,鮮紅的,有些淺色,很漂亮,他們這種人自然是比不上,也就只能和路邊的野狗比一比。

芥川其實不是怕狗,而是討厭狗,好像你會討厭哪戶人家後門放的一桶泔水一樣,不過他也不是乾淨過野狗多少,這事說白就是嬌情,他心知肚明自己不見得多有資格來討厭狗。

之後港黑的醫護人員就來了,把太宰抬上擔架,芥川目送他們離開,順帶把門鎖上。

芥川撕布條時有些心不在焉,所以撕得有點多,即使把太宰的手腕包得像粽子一樣也還剩了幾條,而且還有半件破破爛爛的衣服。他拿在手上看了看,想了想,最後把衣服布條都扔垃圾桶裏了。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