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太芥】他們的愛

★2017/7/26,關鍵詞:親吻眼睛★
★文筆渣,ooc,請注意★








他們戀愛了,這是一個連沒有戀愛過的笨蛋都能看得出來的事實,但沒人感到高興,他們沉默着。

戀愛無用,甚至比不上天下的一滴雨,或者一個沒有朋友的人的笑容。那確實是貧瘠沙漠中的一顆蘋果樹,但卻有毒,他們對此一清二楚。

所以他們只是沉默着,很安靜。

他們偶爾會看着這棵蘋果樹發呆,想着他們過去是如何種下這顆樹(儘管只是無意之舉),又想着些禁忌的事情,例如他們將來會怎麼摘下一個蘋果,把最甘甜的,金黃色的毒素混着唾液咽到喉間,還有那鮮豔的胃中。

他們能想像得到,當他們倒在地上時,被咬了一口的蘋果會從他們的手中脫落,成了罪,但更大的可能是成了德(並不是罰)。蘋果滾向了前面,撞到蘋果樹的根部又晃了晃,停了下來,看着他們死後的一切,天空,沙漠和屍體,也可能僅僅看着他們的死亡。

他們繼續沉默着,安靜的。

其實,其中一個人還是個很受女性歡迎的美男子,他夜晚會到酒吧裏,對每一個女性說着甜言蜜語,淡紅的唇在勾出笑容時好像也塗上了甜甜的蜂蜜,讓女性不住地想要親吻他,偷偷把口紅蹭到他的唇上。

無論在誰眼中,他無疑都是個戀愛高手,但實際上,他是個有着「被愛的不安」的可憐人,在真正被愛的時候會感到恐懼。畢竟他連能愛人的心都沒有,只有森白的骨和正在醜陋地腐爛的美麗皮囊,無法對這份愛作出任何補償。平日的甜言蜜語因不安變成地獄的岩漿,灼傷了他的唇,他只好說出些能刺開人血肉的嘲諷,那樣才令他好受點,實在是自私透頂了。

另一個他是個固執的人,但他也知道戀愛不會讓誰幸福,甚至會害死那個不安的他,落得和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樣的下場。戀愛適合墳墓,適合大海,適合吃着可麗餅的女孩,唯獨不適合他們,所以他把愛戀扔在了某條小巷裏,任其被野狗叼食。

但即使這麼做了,也似乎還是有着點愛戀粘在他們身上,連成一條細細的絲。

他們有些不知所措了。

站在河岸邊上,他們看着映成了橘黃色的河水,沉默着。他唇間依稀有着道細微的裂縫,好像在呢喃,又好像甚麼也沒說。

他最終把僅剩的一點愛戀印在對方盛着黑色死水的眼上,然後一個人去殉情了。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