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深夜过激背德太芥小短文
ooc无脑要文笔没文笔爽文
慎入







她在夜晚和我谈论西德尼.卡顿,语气中既羡慕又哀伤,而我对此嗤之以鼻,甚至认为那根本不是爱。或许从这也能看出我们之间的差别,我是永远懂不了真正的爱,也成为不了她那样不可思议的人。

她之后又就着桌上的花瓶里插着的茶花说起了玛格丽特和阿芒.杜瓦,我更为不屑,但还是认真地听着,她对我说这么多话的日子实在少有,我应该好好珍惜。我最喜欢看她的唇在说话时的一闭一合,那比茶花还要红艳的唇无比甜蜜,我总会细细地舔䟡,再应她的邀约和她的舌缠绕在一起,像两条交配的蛇。

钟声响起过后就是打破禁忌的,不洁的时间,要彻底背弃圣子圣父和圣母那散发着圣光的教诲。她一把拉我到床上,脱光了我的衣服,我紧紧抓住她的手臂,直到和她接吻时才稍微松开。我见到月光洒在了她半边脸上,将潮红染上淡薄的银色。当她啃咬着我的锁骨时,我忍不住仰高了头,我想我那时的姿态就像娼妓——忘记了,我真的是娼妓,在抓着不知道沾过多少个男人射出的精液的被单时才想起。

龙,龙,她呼唤着我的名字,又不断问我愿不愿意和她殉情,我也不断回答她的问题,我愿意,非常愿意,连声音都开始变得沙哑。于是她满意了,赠予我快要死亡的极致快乐,视野里的事物绽放出彩虹又扭曲成一个个漩涡,只有她鸢色的眼眸依然不变,像小时从角落捡过的玻璃珠。她在事后抱着我,身体如婴儿般蜷缩着。

我醒来时她已经走了,而我赤裸地在床上等着一位早有预约的客人,继续听着窗外的蝉叫得和昨日一样吵闹。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