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深夜不过激背德太芥小短文
ooc无脑要文笔没文笔爽文
上次文被Lof封了可谓是相当的气
慎入








她看着我身上破烂的衣衫皱眉,然后从衣橱里拿了件白色洋裙放在厕所,叫我洗完澡再换上。而我看着她水润又有光泽的粉唇,暗自发呆,想着她涂的口红该是什么样子。

“口红”这个名词是母亲教给我的,她是个疯子,能清醒的日子很少。在最后一次清醒時,她从不知哪儿掏出了一枝口红。包装很土气,剩下不多的膏体也断成两截,她勉强用手指来按着才涂得了。口红也是劣质口红,我至今还能清楚记得她唇上那些像峡谷的沟壑一样明显的唇纹,还有吊着的,也涂上了红色的死皮。

她抓住我的肩膀,神色哀伤,就是用着这样丑陋的唇对我说,龙,这个世界恨着所有人,说时唇上的死皮也还在吊着。她之后接待了最后一位客人,我听到她整晚都在凄厉地惨叫,像一只受伤的母兽,我抱着惊醒的银让她不要哭泣。当第二天的晨曦照在这个漆黑的地方时,母亲已经断气了,她唇上的死皮也消失,不知道是掉在哪个更加漆黑的角落。她赤裸的身体上布满青紫的痕迹,口红那过于俗气的艳红被晨曦冲淡,突然显得她这个贫民窟的疯子就像是落在凡间受难的天使般美丽,我也是第一次觉得她是那么美丽。

但即使是这种由死亡引出的美丽,也比不上治子小姐,治子小姐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人,她蜜桃色的唇在微笑时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或许我该为我的母亲感到悲哀。

穿上白色洋裙后,美丽的治子小姐摆弄着我——“摆弄”这个词是恰当的,她像对洋娃娃一样对我,叫我举高手,转圈还有微笑。她还递给了我三枝口紅,正红色,蜜桃色和豆沙色,问我喜欢哪一个。我在母亲的正红色和治子小姐的蜜桃色中犹豫了一下,最终却选了豆沙色,大概是想让谁也记住可怜的豆沙色。涂上以后,治子小姐对我说,芥川,你是病态的美啊。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在厕所对着镜子照时,也发现不了什么病态的美,只是见到一头丑陋的怪物,有着可怕的黑色和幽灵的白色,于是又开始想念起了美丽的治子小姐。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