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太芥】关于颜色

★2017/8/16,关键词:目光交接★
★文笔渣,ooc,性转,请注意★









人们都说治子小姐有着一双美丽的褐色眼睛,但我知道不是,治子小姐的眼睛绝对不是褐色的。每当见到她无机质的眼睛里清楚地倒影着我的身影时,我的这种想法就会越渐加深。直到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她,治子小姐,您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呢——我学着不被人讨厌的可爱的女孩子一样,在末尾加了个“呢”。

她那时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沉默着,那双无机质的眼睛又在看着我,我能从她的眼睛里看见我黑色的眼睛。

她沉默的时间久得让我以为她不会回答我了,但她有着細微唇纹的嘴唇却突然张开说,龙,我的眼睛是褐色的。

我知道,她是在说谎,就和她曾经所说的一样,她确实是个说谎的坏女人。

可为什么要说这种你我都知道是谎言的谎言呢? 我知道她的眼睛之上是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塑胶片,所以才能像活水一样倒影着我,她真正的眼睛无论颜色都该是死水,是扼死了白鸟,又飘着乌鸦尸体的死水,最最浑浊的死水。即使跳入了多清澈的河水里,眼中都只有死水,所以才会在浑身滴着水被救上来时露出了小孩子要哭的神色,不是吗?


但像是每个精于读空气的大人,我没有问她这些问题,我只是背着某本剧本的台词,说,原来是这样啊,治子小姐。我在说时甚至没办法扯出一个笑容,哪怕是嘴唇微微向上勾都不行,我想我不会是一个合格的大人。

那之后治子小姐和我接吻了,是索取的吻,大概是我逼她说了一个谎的惩罚。她舔䟡我的嘴唇,又咬上我的舌尖,让我除了她嘴唇的蜜桃味以外还尝到血腥味,但我沉寂了十六年的低贱的心脏却仍是为了她还有她这一个吻而拼命跳动,扑通,扑通。她的手扯住我黑色的长发,不是很用力,只是表明了她在这场接吻里是处在上风。其实她不用这么做我也知道她是上风,永永远远地,即使在我的幻想里也是。

在她松开了我的头发后,我带着对认输的不甘,想去亲吻她的眼睛,而她只是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反应。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了五厘米不到的时候,我才很突然地意识到,“啊,治子小姐是在看着我啊”,这个认知让我羞愧,莫名就有一只手握住我“扑通”跳着的心脏。我觉得我灵魂的颜色其实早已被她看透,最私密的心思也是。我试着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迎上她的目光,却终究是连她眼睛真正的颜色都看不出,败得一塌涂地。我最后退缩了,我后退了好几步,真真正正地认输。她的眼神在嘲笑着我,说着“废物”之类的话。

她手机的铃声在这时响起,是她男友打给她,她接过后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不带半点嘲讽。我有些想抢过她的手机,但没有,我只是见着她走开,褐色的身影被门扉遮盖。另一个站在我身后的治子小姐又对这样什么都做不到的我说,废物。每一个治子小姐似乎都乐于用恶毒的话语来羞辱我,我悲愤得忍不住向她大喊,是的,我是废物,可我也是真的喜欢您啊。

那位治子小姐不说话,只是轻蔑地笑着。

那天晚上我被恶梦惊醒了,周围一片漆黑,月亮连一丝光亮都没有,就跟恶梦里一样。我松开了紧咬着的两排牙齿——我是在松开那刻才发现自己一直紧咬着牙,臼齿之间还夹着一小块口腔内壁的肉,很疼,已经能尝到血腥味了。心脏很莫名地因为那个恶梦而拼命跳动,扑通,扑通。

我突然知道治子小姐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了,是黑色,能轻易摧毁少女粉色爱恋的,恶梦的黑色。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