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由于阿鱼太贱了所以写的花鱼

她又穿着一条白裙,我告诉过她很多次,不要穿白裙,白裙总是很容易就沾染到其他颜色,像是风吹过的时候,树叶不仅沙沙作响,还会把灰色的树影投在白裙之上,夕阳和日出的时候也是,或红或黄或橙或紫的小蛇在她的白裙上安居,扭动,所到之处留下了斑斓的颜色,让那裙子不复最初的纯白,她还调皮得试过摘下樱桃,把樱桃的红蹭到白裙上,又蹭到唇上,将樱桃的红都被蹭光了,表皮露出最令人害怕的黑色,她那时撩起了裙摆,嘻笑着跟我说,这样子的白裙好漂亮,她那樱桃红的嘴唇也因简单的欣喜而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像小孩。但过几天,当白裙因染上的颜色而散发着尸体的臭味时,她又嫌弃地说,快把裙子扔掉吧,好臭。她的眉皱在了一起,眉间那白玉般的皮肤皱起的皱纹像白色茶花的纹路。我弹了一下我可爱恋人的鼻子,也不敢太用力,只是很轻很轻的,像羊水对婴儿的抚慰。

她看出我对她穿白裙这件事的无奈,就低头,把手背在背后,左脚伸向了左边,以脚尖在画着着个不太圆的圈圈,在做着这么可爱的动作时,嘴上也发出很可爱的声音,是“呃——”,或者“嗯——”,像是一个要向老师交代犯错理由的学生,但我知道她也只是“像”而已,她料到我对她是连重话都不敢,现在大概正神游太空,想着待会该怎么玩呢。

果然,我一撩起她肩上的几缕黑发,告诉她,算了,随你吧,她就立刻冲向了身后的花海,也不用一刻停歇,我还听到她在大喊“太棒了”之类的话。想着刚才她那触感跟花瓣一样柔顺的发丝,我的心脏忍不住跳得快了些。

这是恋爱啊,真好,她本就是粉色的少女,我现在也是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