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深夜不过激背德太芥小短文
ooc无脑要文笔没文笔爽文
狗屁不通
慎入







治子小姐送了我一颗糖,还有一本圣经。

她的床头也放着一本相同版本的圣经,黑色的封皮,不知为何,除装订外的三面都涂满了红色。我以前在治子小姐出外时,曾试过偷偷摸那红色一下,看着手指头好像有点红了。现在我捧着那本她送的圣经,在日光下就将指头染得像是樱桃一样红。

治子小姐每天都会看圣经,有时候也会读出来,读给我听。她以轻柔又轻盈的口吻读出该隐杀害亚伯的情景,词语的声调棉花般地飘荡在空中和我的耳畔,像一只燕子。

她还会祈祷,我在深夜见过她一次祈祷。她双手合十,透过五光十色的夜灯,我能见着她嘴唇开开合合,在对窗外呢喃些什么。我那时想,她该是在酒吧里才对,那个我去过的,有着一位美丽老板娘的酒吧。当她缓缓回过头来,看向我时,我才发现她褐色的眼眸在黑夜成了黑色,但里面盈了水光,还有不知是星海抑或霓虹灯的光点,大概,只有宇宙才能有这风景,我现已记不清她那时的样子,但那双眼睛却是记得牢牢的,以致于让我觉得那双眼睛会伴我埋入土里,一同被细菌侵食到腐烂。

奇怪的是,治子小姐似乎又不是基督徒,我也不知道,只是,她热爱自杀,尤为喜爱上吊和入水,而主是厌恶自杀,会将自杀的人赶进那刻着黝暗色彩文字的城门里,被米诺斯的尾巴缠上七圈,最终被鸟身女妖啄食。

不过,如果是治子小姐的话,在甜言蜜语和比羊水或云彩更轻柔的微笑下,大概连鸟身女妖也会成为了她的恋人。于是她究竟是否基督徒就更加成了千古迷题,我没有去问她。

我在闲余时也有看那本红色与黑色的圣经,但我并不相信基督,我只是将圣经当作是有趣又荒唐的故事来看而已。事实上,我所信奉的主即是治子小姐,说是低贱也好卑劣也罢,作为相同的人,我却是将她当成了主来朝拜。

我今日坐在房间里又读着圣经,读到三傅士朝圣时,被不知何物怂恿(也许是日光,也许是圣经那三面涂上的红色),想了想,最终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她所送的糖,吃了。

是甜蜜的味道,我觉得,像是某位可爱的少女恰好寄宿到了糖果里被我吃掉,所以才能有的甜蜜味道。

我含着糖把白色的糖纸抚平,将纸沿对角线折成两半,然后再对折......然后......然后......我突然忘记了治子小姐所教过我的,折纸鹤的方法,实在是罪过,连口中的糖都因此有些苦涩。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