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land

你好

【爱茉】下雨天的日常

ooc文笔渣望不嫌弃
恋爱喜剧万岁!
十九集什么的不存在的






下雨了。

是啊。

呐,爱丽丝酱。

嗯?

我觉得,下着雨的世界很漂亮,撑起雨伞的时候,好像被雨伞挡着的天空会偷偷给人策划一个惊喜,只要雨停了一抬头就能看见。

茉美香的想像力很丰富啊,那么,所说的惊喜就是彩虹?

嗯!也可以这么说。我最喜欢彩虹了!还有雨后泥土的味道也很喜欢!

我也很喜欢,那在下一个雨天一起去看彩虹?

真的吗?太好了!爱丽丝酱我们来拉钩钩做约定吧!

呃?拉钩什么的......

好嘛好嘛!

那......好吧......




由砂糖和牛奶造成的雪糕开始融化了,融成白色川流,融成白色雨水,草莓浸在里面,红艳艳的,点缀。

她们迎着玻璃外的日光,像小孩一样尾指勾着尾指。




窗外正下着雨,淅沥淅沥。这绝对和谁的泪水无关,雨在别人恋爱时带着悲伤可是犯规的行为。

爱丽丝坐在沙发上看着不知谁写的散文,很应时地读到那行,“雨声是灰色的小提琴演奏出来的声音”。

其实她觉得雨声更像是由灰色的钢琴演奏出来,或者吉他,用指尖拨动最细的那根弦时的声音。她拿起茶几上的酒杯,里面流动着质地温软的琥珀,是青苹果味的酒,她呡了一小口,舌尖和喉咙火辣辣的。

饮酒也算是成熟女人的情趣,或是在昏暗的酒吧里和猎艳的男人饮下一杯杯彩色的酒,或是在深夜独酌,见着阒无一人的房间开始怀念起白天的热闹,最后淹死在自作多情的哀愁之中。

但在雨天的下午里边读书边喝酒,大概是爱丽丝一人的情趣。不过饮酒也并没有合不合时宜之分,或者说,美丽的女人能在任何她喜欢的时候喝酒,这是特权。

茉美香也在,她隔了一张茶几,坐在爱丽丝的对面,正和一只大白狗玩耍,聊天。虽说萨摩耶确实是聪慧过人,但似乎也不能听懂人的语言,只在茉美香叫到牠的名字“爱丽丝”时,小声地吠了一声,算是用牠自己的语言来回应了。

大白狗和牠的主人在名字上只差了个“特莉娅”,到茉美香这里更是只了差个“酱”,但现今这世道是起名废当道,所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突然,大白狗转移了注意力,看向爱丽丝手中的酒杯。

“爱丽丝!”

爱丽丝把刚要放下的酒杯又拿高,因为那条和她同名的大白狗正冲向酒杯,“哈哈”呼着气的舌头就要把酒杯撞倒。

大白狗见酒杯没了,晃了晃毛量超多的白尾巴,又改了目标,前腿以爱丽丝的腹部和大腿作为借力点一跳,然后整只狗就扑到爱丽丝身上。

“痛......喂你这混蛋给我滚下去!”




幸好在场人员还有茉美香,在她的帮助之下,大概经历了五分钟的混乱后,大白狗终于乖乖趴回地上,而爱丽丝衣着狼狈地向茉美香道谢,顺带把那罪魁祸首的酒杯放回到茶几——谢天谢地,里面的酒没有洒出来,不然她还得用抹布抺来抺去。

茉美香见到了那杯青苹果味的酒,有些好奇地侧了侧头。

“好喝吗?”

“嗯?”爱丽丝愣了会才反应过来是在问酒的味道,回道:“还行吧,你要不要试试?”

“呃!可以吗?”

茉美香的眼睛闪亮亮的,要比喻的话,就好像几万光年以外,一颗粉色星球上有生物诞生了,那颗星球的粉色就悄悄地,偷偷地,变得更加鲜艳,“生日快乐!恭喜你!”,这样。

“不过茉美香还是小孩子啊,高度数的酒不能喝。刚好我最近买了包糖渍樱花,就在热水里加一点酒泡花茶喝吧?”

“嗯!爱丽丝酱谢谢!”

爱丽丝从沙发上起来,踅入了厨房。其实,茉美香已经17岁了,不过说成是小孩子也好像没什么问题。

她在橱柜里拿出那包糖渍樱花,还有一个粉色的杯子。她是不懂金阁寺那毁灭的美学之类,所以在泡花茶时会小心地把缩成一团的樱花展开,让花瓣没有残缺不全,或者掉落——她以前高中的同桌,筑城院喜欢将花瓣绞碎搓揉,但似乎也与毁灭美学无关,只是觉得无聊而已。她并不喜欢筑城院,到毕业了也没有筑城院的手机号码,或者email,line。

她的身影倒映在加了酒的热水里,樱花一放下,那身影就晃碎了,碎成一点点星光,沉落在杯底。递给茉美香后,茉美香双手拿着杯子,像喝牛奶一样“咕噜咕噜”地喝完。

杯底是粉色一片,什么也没有。那么,那身影的碎片是去了哪里呢?是被吞咽下去了,融在血液,或者白巧克力一样的骨头里?不,不是,那身影是到了眼睛里啊。你瞧,那双粉色的眼睛里正倒映着人的身影,真真切切地,比玻璃维亚的天空之镜都要倒映得真切。

“好喝吗?”被粉色眼睛倒映着的人这么问,笑意像酒一样温软,柔和。

“嗯,好喝!闻上去的话,有点像街口的老婆婆刚做好的红豆面包呢,喝上去也是甜甜的,茉美香很喜欢!”

“喜欢就好,我的妈妈以前也会把酒这样冲给我喝,算是锻练酒量。她说女孩子长大以后酒量不好很容易会被人占便宜。”

“很温柔的妈妈呢......有着这样温柔的妈妈,所以爱丽丝酱也这么温柔啊!”

茉美香放下杯子,眼睛眯成月牙的形状。

听了这话,爱丽丝的脸有些红,她没回应,也不知道该应些什么,只是看回手上的那本散文集,又读着那行,“雨声是灰色的小提琴演奏出来的声音”。她反反覆覆地读着这行字,一个字一个字地掰碎来读,却无暇再想钢琴和吉他之类,越读那心思就越乱七八糟得像是一团压在杂物底下的红绳,打了无数个结。

温柔......吗?




下雨天没有黄昏,爱丽丝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当雨停了,浅灰色的天只是渐渐变暗,变成深蓝。今晚的月亮没有出现,尽管同为金色,但它随着雨水落在某条河里,被扁舟搅碎了,没有能倒映在哪个少女眼里的运气。

爱丽丝是在暗得看不清书上的字时才抬起头来,也许因为酒精,茉美香已经睡着了,大白狗也趴在沙发旁边,沉睡着。爱丽丝能听见茉美香小声的呼吸声,这莫名给了她一种很可爱的感觉。

“明明说好要在下一个雨天一起看彩虹的.......不过,今天似乎也没彩虹啊。”

她自言自语地呢喃着,沙弗莱石般的眼睛和殷红的唇勾勒出无奈的笑。大白狗的耳朵轻轻动了动。

她也不开灯,干脆将散文集放回到茶几上,便靠着沙发软熟的扶手,睡着了。

如果世上有幽灵,大概也会在这时候说一句“晚安”,然后安然睡去。

那么,就当我是幽灵吧,晚安。





评论

热度(11)